现在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正文

【物流资讯】影响药企的“生死签”,华润、上药等如何打造医药智慧供应链

投稿人:  浏览: 4,454 次
2年前 (2019-04-20) 沙发
【物流资讯】影响药企的“生死签”,华润、上药等如何打造医药智慧供应链

如果说零售企业们近年来被贴的标签是“智慧化”的话,那医药流通企业身上则被贴满了:政策监管更严、第三方物流介入、新技术升级、成本与盈利、医药电商新业态围剿……没有轻重之分,都是影响药企们的“生死签”。

随着企业流动而来的是整个药品流通行业格局前所未有的波动和调整,大企业越来越大,小企业加速消失,行业集中度仍在提高。

医药流通企业们也进入了改革的深水区。无论是“两票”制从价格延伸到价值链的重组,还是“4+7带量采购”进一步规范药品价格,使得传统赚中间价的贸易模式被重组,“以药养医“模式不再,药企毛利进一步压缩,小的分销商和代理商生存愈加艰难。

同时,医药新零售的发展速度加快,并购重组、技术升级带来的空间和成本平衡也是问题。

资本成为搅动医药流通行业结构变化

① 并购成巨头扩张主基调:强化供应链优势是重点。国内医药流通领域的集中化仍在加快,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医药物流分会推算数据,2018年国药、华润、上药、九州通前四家全国性的医药批发企业占流通市场总额的34.12%,比去年上升1.98个百分点。

这其中,并购是华润、上药等龙头企业实现规模和业绩增长的主要手段。

据华润医药2018年年度业绩报告显示,华润医药2018年投资并购多家企业。据掌链不完全统计,2018年华润医药至少完成了对9家医药生产和销售公司的股权收购。包括上海国邦医药有限公司51%的股权,一年3次增资东阿阿胶加强制药业务的整体优势,重组昂德生物来整合旗下生物药业务资源等。

【物流资讯】影响药企的“生死签”,华润、上药等如何打造医药智慧供应链

进入2019年,其资本布局依然火热,4月10日,华润医药对江中集团的历时1年的收购之旅画上句号。江中药业更名为华润江中,华润医药成为控股51%的大股东。同时,华润江中经营范围也有变动,变为中药材采购、中成药的生产等。

对此,华润医药也表示,上述收购是扩大中国医药行业的市场占有率策略的一部分,借此为公司现有的营运提供人力资源、经济规模及协同效益。2007年以来,华润医药先后收购东阿阿胶、华润三九、华润双鹤,加上江中药业,至今旗下已有四家上市公司。据天眼查资料,目前其实际控制权的企业数量达659家。

相比华润医药聚焦特色药,上药似乎更看重分销领域。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在收购康德乐完成后,其不少上海医药的药品分销业务已经超过华润医药。

随后2018年,上药继续大手笔通过收购来扩张分销业务版图。据不完全统计,其先后收购了辽宁省医药对外贸易有限公司、上药控股贵州有限公司、上药控股遵义有限公司、海南天瑞药业有限公司。另外,上药通过收购惠州市上药同泰药业有限公司、江苏大众医药物流有限公司、四川瑞德药业有限公司等地方性流通企业,完善全国网络布局。

相比之下,国药在2018年相对低调。不过其在2018年7月份,以51.0789亿元收购控股股东国药集团持有的中国科学器材有限公司。至此,国药集团医疗器械领域的整合也在加速。

除了上述大型医药集团通过并购外延更多药品流通细分领域,一些区域性批发企业为了渗透市场终端,也通过资本不断向下游零售企业拓展。当然,从产业链条的角度来看,这都是为了强化自身供应链优势。

② 政策鼓励兼并重组:小企业要消失一大片。相比国外,尤其是美国,其前三家医药流通企业占据了90%以上市场份额,国内整合集中速度仍尚远。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医药流通企业并购,也受到了政策的支持和鼓励。

商务部2016年12月发布的《全国药品流通行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就指出,要提升行业集中度,鼓励药品流通企业通过兼并重组、上市融资、发行债券等多种方式做强做大,加快实现规模化、集约化和现代化经营。

地方性的政策也相继跟上脚步,如2017年7月,山东食药监局发布《关于进一步促进药品流通行业转型升级创新发展的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出促进药品流通企业兼并重组、探索药品流通新模式,并进一步规范放宽企业并购重组时门槛。

2018年9月,安徽食药监局也发布了《推动药品流通企业转型升级创新发展实施细则(征求意见稿)》。《意见稿》显示,全国百强的药品生产、经营企业;具备药品现代物流条件的药品批发企业(集团);安徽省药品生产、批发企业(集团)年纳税额在1000万元(含)以上的,都可以实施兼并重组。

显然,政策的加持给大型企业的兼并重组,提供了便利,降低了交易成本。但随之而来的是大企业越来越大,小企业生存难甚至大批量消失。

数据显示,福建省药品流通配送商数量已由2012年的176家,减少到2016年的40家,77%的配送商已经“消失”。而按照规划,最终,全国医药商业企业的数量可能只保留2000多家,也就是说,将有11000多家代理商或消失。

同时,两票制和“4+7带量采购”的实施也正倒逼一批中小企业向大企业靠拢。

③ 现金流待优化:2018年亏损仍在蔓延。当然,享受并购带来的规模及财务收益红利时,企业财务成本正成为压力。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12月底,我国医药行业规模以上企业数量达到7581家,其中亏损企业数量1095家,亏损面14.4%,环比下降了1.3%,2018年全年医药行业亏损总额147.8亿元,同比增长15.6%。

但同时,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医药制造业主营业务收入25840亿元,同比增长12.7%,增幅比全国平均值高4.2个百分点,也就是说流水在涨,亏损不止。

据笔者查阅多家药企2018年业绩报告来看,至少有20家企业盈亏难平衡,包括太龙药业2018年亏损1.15亿元,双成药业2018年亏损6914万元,恒康医疗2018年亏损更是达到13.9亿元……

【物流资讯】影响药企的“生死签”,华润、上药等如何打造医药智慧供应链

(掌链不完全统计:资料来源各企业财报)

原因有很多,政策加持、并购支出、原材料上涨等成企业披露主因。

如两票制下,原先由代理商承担的市场开发费用如今转为生产企业承担,这也解释了为何销售费用增长利润却下降的原因,因为销售费用增长速度远超过收入增长。当然,营业收入增长的原因也有部分来自于两票制实施后销售结算价格调高。所以我们看到2017年实现净利润3亿元的振东药业2018年亏损达1.35亿元,其公告中也提到了受医保控费及国家政策影响,导致主要产品销量下滑。

同时,恒康医疗13.9亿元的亏损也表明企业大举并购非常需要空间,无论是时间空间,还是财务空间。当毛利空间不断地被压缩,数额庞大的资本支出尚未对利润做出有益贡献的时候,企业创造新的盈利点+压缩多余的成本空间则成为重中之重。

叮当快药风光背后,医药流通领域智慧供应链潮涌

① 巨头们掀起智慧供应链改革:技术是降本增效最有效办法。好在不少企业已经意识到了问题。让供应链成本下降,以及不断地完善业务模式成为企业求生的双向选择,这其中,技术赋能下的智慧物流和智慧医疗供应链的建造成为核心。

同时,“两票制”的实施正加速医药供应链扁平化进程,渠道重心下移已成为必然趋势。

近年来,不少大中型药品流通企业在医药物流拆零技术、冷链箱周转体、物流全程可视化信息系统等方面不断优化升级,同时医药物流企业智慧化运输、智能调度甚至到产业链终端的智慧药房等,全行业正在打造信息化的智慧供应链。

如不久前刚拿到6亿融资的叮当快药。作为医药新零售的标杆性企业,叮当快药通过自建物流,自营叮当智慧药房,创立了“药厂直供、网订店送、网订店取”模式。如今其数百家自营门店,依托互联网电子围栏技术,在多家重点城市实现全城覆盖。

而叮当快药也对外表示,2019年还将借助AI技术与医药新零售相结合,面向消费者提供更加个性化、智能化的精准服务。今年1月,叮当快药还宣布与华润医药商业系内公司深化合作形式,结为战略合作伙伴,打通药品供应全链路。

此外,据九州通2018年的半年报显示,公司为上游客户云南白药集团和天士力制药等公司开发了医药物流信息管理系统,提供大型的医药物流中心的规划集成方案,已取得可观经济效益。

② 信息化继续加持,医药供应链云平台时代来临。但也存在问题,比如信息化依然存在壁垒,如政府监管信息和流通监管信息和终端使用信息,目前来说是分离的。同时,针对供应链上下游之间的协调,行业缺乏统一的规则。

在此背景下不断转型的上海科箭成为供应链云平台的代表。掌链传媒在4月13日无锡举办的第四届全球医药供应链峰会上独家专访了上海科箭软件科技有限公司市场营销副总经理朱庆华,她表示科箭从2003年至今,经历了三次转型,每一次转型都是大数据时代下,企业的必然选择。

科箭最开始是一家专注于做ERP软件及信息化集成的企业,2008年转型成供应链平台,主要提供WMS(仓储管理)、TMS(运输管理)等供应链解决方案,随着数字化时代的到来,2015年其第三次转型:科箭将供应链平台转为了供应链云平台。

正是因为有了4年前超前铺设供应链云平台的先入为主,如今的科箭已打响物流供应链解决方案及云服务提供商品牌,合作方除了医药企业哈药、罗氏,迈瑞等,也拓展到汽车、零售、电器等多个领域。

供应链云平台和供应链平台的区别在哪里?

朱庆华告诉笔者,最大的区别是能高效链接供应链上的每一个主体,大到生产商、药企、物流配送商,小到消费者、货车司机等。而基于云技术之外,科箭还利用移动技术,搭建了一个供应链社交网络,尽可能的降低沟通成本。

其次,第三方云服务平台能降低企业成本。早期于计算机云的使用不少企业会一次性买断一个软件,然后再专人维护,但现在可以按需付费并省去人力上的投入。

最后是打破信息孤岛。因为供应链云模式是一张网,不像传统供应链软件,不同组织不同企业是独立部署的,存在很多的信息孤岛,而供应链云平台就可以打破这样的孤岛。

当然,也有不可控因素——人。比如货车司机,其对云软件使用不够积极或使用不规范等会造成全程可视化的延迟,科箭也在技术上不断升级简化流程,通过鼓励优惠等调动司机积极性。

总之,智慧化的医药供应链变革期已经到来。而未来流通药企发展或将由传统从事药品销售及市场推广的分销商转变为综合服务商,如物流配送服务链上的技术服务、产品服务等。

同时,在新政和新技术加持下,于大批小药商来说会挑战大于机遇,但对于有实力的流通企业来说则相反,首先大企业有资本实力扩张和迎变,行业形成寡头格局的时间会缩短。同时,带量采购等新政推进后,通过定量和总额预付约定有利于加速医院回款,缓解配送企业垫付货款压力,这会改善企业现金流情况,也给流通企业的渠道价值和增值服务价值带来巨大商机。

https://www.iyiou.com/post/ad/id/813

来源:互联网
本文由物流报平台用户攥写或转载并发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物流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内容仅代表本文作者或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物流报立场。转载需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如内容(包含图片、视频、音频、文字)侵犯到您的权益,请来邮告知,并提供相关证明,经本平台核实后立即删除。E-mail:zhoulh@56tim.com

Favorite收藏 分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