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物流 > 快递快运 > 正文

极兔蹭网被“封杀”,冤不冤?

投稿人:  浏览: 1,352 次
4周前 (11-04) 沙发

今年双11已拉开帷幕,电商平台都在准备创造消费井喷,但物流公司间的暗流涌动,已演变成剑拔弩张之状。

据多家财经媒体报道,韵达官方近日发布了《关于全网禁止代理极兔业务的通知》,加上之前圆通、申通也发布过类似通知,这意味着极兔在这个双11可能不太会好过。

在韵达对极兔的“禁令”中,明确要求其下属加盟公司(含承包区)不得以任何方式加盟极兔网络;揽收、派送两端也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形式代理极兔业务。已进入转运环节的极兔快件,分拨中心需按问题件处理,原单退回,已流入末端的极兔快件同样按问题件处理,通知收件人自取。

此外,韵达还明确表态“针对极兔速递的排他经营”,有违反上述规定的网点公司,一经发现将处以5000-2000元的罚款,代理极兔的行为经查实将处以1000元/票的处罚。

简而言之,通达系认为极兔存在“蹭网”行为,必须制止。

披着“兔皮”的狼

或许很多人对极兔还比较陌生,这家被称为“印尼兔子”的快递公司,成立于2015年8月,大本营在印尼,以此为半径进入了越南、泰国、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靠低价占据了江湖一席之地。

今年3月,新冠疫情还未散去,极兔却急速杀入中国市场,“低价”策略屡试不爽,让这股快递新势力,迅速从0做到了当前800万日单。当然,它能顺利打开中国市场,业内人都知道少不了拼多多给订单业务的“神助攻”。

极兔蹭网被“封杀”,冤不冤?

据不完全统计,极兔拿着每票能比通达系便宜1—1.5元的价格抢市场,为快速扩张,短期内对物流体验的考核似乎暂时忽略。极兔速递相关负责人曾对外表示,他们已经做好了亏损两年的准备。胆大的极兔扩张路子也极其狂野,因为自建加盟网点密度不够,就蹭通达系的网,把低价抢来的订单,再外包给通达系的加盟商,由外部力量完成交付。

对于通达来说,帮人快递赚不来大钱,也别指望“交个朋友”,而低价赚用户是极兔截胡通达系的重要手法,简单粗暴且极具狼性。随着这只“兔子”不断长大,“蹭网”通达的同时,也会让后者觉得自己被恶心了一把,因而必须“封杀”极兔,绝不能任由其“蹭网”。

如若继续容忍,相当于低价、低水平服务再次冲击,快递市场价格战继续泥潭深陷,再者,毕竟“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同样,通达系的加盟商们,如果选择了满足眼前的短期利益,除了造成一些快递网点秩序混乱、服务标准不一等问题外,还有可能上演现实版“农夫与蛇”。

在商言商,通达系对极兔的“封杀”,是为了防止商业侵占,师出有名。极兔喊冤也难获同情。当然,极兔的发展如果捆绑在别人的网络中,也非长久之计。

封杀之后,拼多多扶不扶?

看似三家物流公司对另一家物流公司的围剿,其实背后是各方暗自较劲。极兔,不仅难以和通达成为朋友,面对京东和顺丰也是直接竞争对手,背后有其渊源。

极兔蹭网被“封杀”,冤不冤?

极兔创始人李杰

1994年,李杰从北京科技大学市场营销专业毕业,加入了步步高;2008出任OPPO苏皖地区总经理,2013年他主动请缨开拓印尼市场,并在当地带领OPPO取得了不错成绩。2015年,创立极兔东南亚物流公司。李杰本人是步步高创始人段永平的重要嫡系。

拼多多创始人黄峥被称为段永平“四大门徒”之一,不仅在2006年被段永平拉上去与巴菲特共进午餐,还在他日后回国的几次创业中,都得到了段永平的鼎力相助。所以,极兔的快速发展,离不开OPPO体系的基础支撑,以及拼多多在中国订单业务上“爱的供养”。

但拼多多没有直接投资极兔,更不会承认彼此有直接关系,对外口径也只是“平台物流合作方之一”。即便有一种划清界限的“保护”嫌疑,但极兔也没能进入京东体系。

而且针对极兔所切入的快递市场,京东在今年初推出“众邮”,专注3kg以内的经济快递加盟平台网络。无独有偶,今年4月顺丰联合中金公司成立“丰网速运”,开启加盟模式来抢夺低端市场。

另一方面,极兔虽然是拼多多重要的关键力量,但后者不可能过早绑死前者,因为存在三大风险:

其一,拼多多主战“五环外”下沉市场人群,那就意味着履约快递网点的密度、广度,要足够渗透低线城市,这是极兔当前所不具备的,要不然它就不会“蹭网”;

其二,除了保障良好交付体验外,拼多多还是一个综合性电商购物平台,商家有大件商品出售需求,如果只能走极兔物流,那不具备德邦这类大件物流公司的成本优势。

其三,拼多多目前包裹还是要靠通达系做主力军配送。不可能公开为了扶持极兔,而在极兔羽翼未丰的时间段,站到通达系的对立面。

双11的包裹还是要靠各路大军配送,通达系随着业务量剧增,自身压力不小,更不能再让极兔“蹭网”了。

前几天,喊冤“极兔暴打四通一达”的论调更难成立了,毕竟在业务数据上相差甚远,截至今年上半年圆通、韵达、申通、中通的日均订单量,分别约为2700万、3500万、4200万、5000万,是极兔800万日单的好几倍。

“补贴”不是核心竞争力

物流追求“规模经济”,而早在极兔杀入中国市场之前,顺丰就主动降价挑起了价格战,经过过去一年价格战拼杀,截至今年上半年,顺丰与三通一达在平均单票收入方面都下降了20%—30%,但各自业务达到了15%—80%的提升。

值得注意的是,快递成本也在下降。根据各公司半年报披露,今年上半年申通快递单票成本为2.47元,同比下降11.6%;韵达单票成本下降23.0%,圆通降幅达24.05%,顺丰下降21.67%,中通同期下降14.0%,百世同比下降19.7%。

根据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快递业务量为338.8亿件,结合三通一达与顺丰的财报等数据来推算,头部8家主流物流公司占据了80%多的市场份额。

所以,他们数万网点覆盖和数百万运力支撑,已经形成了规模效益,极兔作为一个新晋挑战者,在不具备网点密度与广度优势情况下,要用价格战来撼动这几家物流公司的江湖地位,很难!

当前极兔是亏损的,为了让加盟商有动力跟着干,延用了拼多多的补贴模式。极兔总部会根据加盟商的派送量、时效、签收成功率,进行不同程度的补贴。但笔者认为,这也很难形成核心竞争力。

首先,不同于电商补贴逻辑,由商家、电商平台共同让利,把市场费用变成拉新、复购手法,横向SKU有留存。而物流加盟商的网点,多是以“夫妻店”为主,补贴力度跟量挂钩(还会让加盟商滋生“刷单套利”风险,典型案例在补贴打车中),禁不起长时间耗,而长期以往低价,就会导致降低服务标准,在履约过程中存在操作不规范,比如不开发票、结算不走小程序后台,最终体验差,受伤的还是用户本身。

极兔蹭网被“封杀”,冤不冤?

极兔“不规范”操作事例

 

其次,低价的确需求,但没有高附加值。怎么理解?京东要自建物流,那是因为它以3C家电起家,产品附加值高,然后才是由内而外能把物流从自营变成类自营的开放服务。

但即便如此,拼多多没有自建物流,笔者认为很大因素是拼多多大部分订单以生活消费品、农副产品为主(损耗大),价格本身已经压得很低,现阶段自建物流的投入太大,覆盖不了产品附加值,而且前段还要应对阿里、京东的正面战场,要交出令资本市场满意的作业,保持增长步伐,百亿补贴就不能停。

“背靠大树好乘凉”,极兔相比京东物流、顺丰、三通一达之外的物流公司,已经算幸运的了,毕竟背后有拼多多相助。但眼下极兔能否在今年双11中突围,接住拼多多在农产品上行大战略下的业务需求,关键考验它在没有网络可蹭的情况下,会不会被直接压垮,这可不是补贴可以解决的问题。

未来,考验它能否有极强的融资能力与技术建设能力,去打破劳动密集型业务形态瓶颈。

来源:互联网
本文由物流报(www.56tim.com)平台用户攥写或转载并发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物流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内容仅代表本文作者或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物流报立场。转载需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如内容(包含图片、视频、音频、文字)侵犯到您的权益,请来邮告知,并提供相关证明,经本平台核实后立即删除。E-mail:zhoulh@56tim.com

Favorite收藏 分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