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物流 > 行业动态 > 正文

菜鸟已不是菜鸟

投稿人:  浏览: 2,419 次
2周前 (05-22) 沙发

菜鸟已不是菜鸟

作者:杨俏,图片来自“亿欧网”

文丨杨俏

编辑丨杨旭然

2009年夏天,张勇和他的团队在办公室里讨论,办点儿什么活动能刺激一下下半年的销量。

当时办公室内在场的几乎全是光棍,白板上写满了创意方案。有人指着白板上的品牌说,要是这些东西都打五折就好了。

“双十一”就这么成为了促销的标志性节点,进而成为了卖家、物流企业乃至平台之间的必争之地。

快递企业纷纷降价吸引电商业务,跨省快递起步价从18元直线下跌至最低5元,“9.9元包邮”、“包邮区”等概念也逐渐普及。

2012年被业内称为双十一的爆发点,淘宝商城正式更名为天猫,销售总额当天达到了191亿元,最后完成配送用了半个月的时间。

大规模订单的涌现导致物流产业人力、基础设施投入赶不上电商的发展速度,供需失衡。一件快递的配送时间从平日的2-4天延长至1-2周,快递企业遭投诉、快递员忙前忙后、商家被迫挂出“致歉信”。

马云曾经明确地判断,电子商务环节中唯一出问题的便是物流,快递业投递能力的提升迫在眉睫。

阿里曾与邮政推出过“e邮宝”电子商务专属快递服务。但由于成本、速度等各方面限制,体量庞大的邮政并没有做起来。

用吴鼎钧(浙江省邮政公司总经理)的话说,“我们离市场太远了,我们的机制、体制、观念与阿里存在着很大的差异”。

正值马云为电子商务为物流派送发愁之际,“云快递”的概念吸引了他。

2009年,陈平离开了此前创立15年的宅急送公司成立了星辰急便,预打造中国最大最开放的“云快递”平台,成为国内专业的电商物流配送服务商。双方签订了7000万元的入股合同,分两次注入。

“当时阿里巴巴集团的一个副总裁跟我说,马云一直想做物流,想通过投资我们先找一找做物流的感性认识。”星辰急便原董事长陈平当时说。

这在当时被认为是中国快递业整合的开端,但星辰急便仅仅在两年后(2012年),就宣告倒闭了。

整合时代

2010年阿里启动了大物流计划,计划100亿建立仓储网络平台,此举受到业界巨大争议,懂电子商务懂金融的阿里,对物流却是门外汉。

电商的竞争是价格的竞争,更是用户体验的竞争。当马云试水物流的时候,京东已经开始自建起了自己的直营物流体系,将获得的1.5亿美元融资的50%用于仓储、配送、售后等,后续再募集的15亿美元资金,则几乎全部投入到了物流体系建设。

中国B2C市场格局也发生了较大的变化,京东商城2008年首超卓越亚马逊和当当,占据中国电子商务B2C市场首位。2012年第一季度,京东商城以50.1%的市占率在中国自主经营式B2C网站中排名第一。

快递市场的变化同样显著。民营快递企业迎来合法身份后迅速扩张业务规模、外资企业加速入局国内快递市场、VC/PE资本加速进入快递行业。

快递行业的兼并重组呈现加速趋势,行业前列的快递企业兼并重组扩大业务规模,其他行业龙头企业以并购方式将业务拓展至快递领域:

申通快递出资1.6亿元接手天天快递;

顺丰2013年迎来了成立二十年来的首次股权融资;

复星集团和联想创投联合投资韵达;

DHL在华合资公司中外运敦豪3亿元收购全一快递100%股权;

力鼎资本、凤凰资本、鹏康投资三家机构投资2亿元入股全峰快递;

红杉中国和金石投资入股中通速递;

FedEx和UPS向国家邮政局提出国内快递业务经营的许可。

行业迅猛发展的局势下,天猫从头搭建与其规模相对应的物流体系非常困难。基于时间成本和互联网平台基因的考虑,阿里最终选择了平台整合改造、网络化思维的道路。

2013年菜鸟网络成立。当时的股权结构是浙江天猫占比43%、银泰集团占比32%、上海星泓投资(复星集团旗下)与富春物流分别占比10%、通达系(圆通、中通、申通、韵达)及顺丰各占1%。

菜鸟已不是菜鸟

马云雄心勃勃地展示菜鸟未来伟大的愿景时,快递企业却在担忧。

申通当时直言“我们跟菜鸟的理念和方案完全不一样。除了这个5000万,不会再参与投资。投资这个钱,说白了是‘给面子’ ”。

受制于菜鸟沦为简单的运力、资源分配导致新的矛盾和利益纠纷,都是他们所担心的问题。但很现实直接的问题是,快递公司根本离不开阿里。如果不参与,就存在被边缘化的可能。

以圆通和百世汇通为例,圆通业务中70%包裹来自电商,电商包裹中有六七成由阿里系贡献;百世汇通的快递业务量80%来自阿里系。

马云当时也多次重申,阿里不会抢快递公司的生意,永远不会做快递,跟淘宝、天猫一样,阿里搭建的是一个平台。

通过观察可以看到,阿里所有业务的发展,其实都在遵循“解决问题”的逻辑。B2B业务解决企业与企业之间的贸易问题、淘宝解决企业与个人的交易问题、支付宝解决交易信任问题、物流解决商家与消费者的体验问题。

科技与快递的相遇

菜鸟提出了建立天网、地网、人网三大网,用技术与数据打通物流运输的相关环节,提升整体物流效率,降低成本。

愿景虽然宏大,但选择从何处开始入手却并不容易。

不同快递企业有自身的系统,阿里怎样才能做一个系统,打通商户与各个快递企业之间的连接。经过菜鸟们的研究,这个任务落在了电子面单身上。

电子面单本身不算什么新鲜的事情,多家快递都有自己的电子面单。但痛点是,没有任何一方有实力去制定统一标准。

2014年5月,菜鸟网络联合三通一达等14家主流快递公司,推出了标准化的公共电子面单平台,向商家开放免费申请接入,当时电子面单的使用率尚不足5%。

推进电子面单的过程中,“桐庐帮”口头答应了,却迟迟无法落地。他们的担心就像曾经入股菜鸟时的担心是一样的:电子面单的主导权归谁,是否沦为“低端劳动力”。

为消除快递企业疑虑,时任菜鸟COO的童文红把通达系的老板们约到杭州太极禅苑喝茶,搞清了症结所在。“菜鸟保证只提供产品工具,单号还是由快递公司发。”

阿里十周年庆典上,马云说“人家相信不相信没关系,但自己要相信。”从那时起,中通董事长赖梅松就相信“相信”二字的力量。

赖梅松亲自拍板,表示“使用电子面单的商家每单补贴两毛”。2016年中通的电子面单采用率大约在78%,而在2015年末这个数据大约是48%。

中通试水之后,电子面单快速在国内快递公司中被更大面积接受。

“三只松鼠”的天猫旗舰店,2014年“双十一”当天产生了130多万的包裹,在电子面单使用情况下,以前需要七八天发货的效率,用了五天把所有货都发完了;

淘宝奥尔良专卖店店主周女士说,“我算了一下,一台机器最少一天可以打5000单,过去我们需要一个专人负责打面单、三台机器同时打单,现在一个人两台机器就够了。”

随着2015年德邦快递接入菜鸟网络电子面单平台后,占据全国电商市场份额90%以上的主流快递企业,全部实现了电子面单的普及。整个阿里系(淘宝+天猫)电子面单渗透率从年初的17%激增至70%。

谁也没料到,电子面单的这个起点,成为了物流信息化历程的一大里程碑,产业升级集群现象初显,菜鸟俱乐部的数字化开始加速发展。快递企业所遭诟病的服务质量逐年提升。

科技和快递结合之后,全行业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016年,民营快递企业连续上市,顺丰、圆通、申通、韵达登陆A股,中通、百世赴美上市,行业进入资本时代。

各家快递企业均在招股书中表示,上市所募集的资金大部分用于转运中心建设、车辆采购、分拣自动化、IT信息化等等。

此后,自动流水线、分拣机器人、智能分单等,从稀奇到普及,技术成为了驱动快递行业发展的关键词。

马云也在2018年菜鸟智能物流峰会上说道,“不在技术上投入没出息”,圆通速递董事长喻渭蛟也说,“还做以前的快递,那就别做了”。

在菜鸟智慧物流驱动下,AGV、穿梭车、协作机器人、并联机器人等被全行业广泛应用于仓库、分拨中心。

2018年双11前,菜鸟用新技术为圆通打造了超级机器人分拨中心,350台菜鸟“小蓝人”,每天可分拣超过50万包裹;

中通与菜鸟共同开启了人工智能语音技术,代替快递小哥给用户打电话;

申通义务分拨中心的350个机器人同时作业,加速货物分拣速度。

2009年天猫双十一的26万件到2018年的10.42亿件,经过10年,天猫双十一物流订单增加了4000倍。

从1天26万包裹的爆仓,到1天10亿包裹的平稳发生,菜鸟搭建的骨干网,让物流行业 “春运”洪峰来得平静如水。

仅创办了3年的菜鸟,靠着数据、技术驱动,社会化协同式平台,2016年首轮融资超过百亿,估值达到了500亿。

资本助推的“菜鸟俱乐部”

2000年,在UT斯达康工作的9年时间里,周韶宁迎来了事业上的高峰。其主导的小灵通短时间内火遍中国,成为中国家喻户晓的品牌。周韶宁因此和郭台铭结下了深厚友谊。

郭台铭不止一次对周韶宁说“将来你做什么我投什么,要多少钱我给多少钱。”这为后来百世第一笔融资埋下了伏笔。

2009年,马云联手郭台铭低调地拿出1个亿投资百世物流。

后来,阿里成为了百世物流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3.4%,菜鸟则占股5.6%,菜鸟网络董事长童文红、阿里副总裁陈俊都是百世物流的董事。

2015年,圆通30.3亿件业务量及14.7%的市占率,占据了中国快递市场第一。阿里以20%的股份投资了圆通,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圆通得到青睐后,优异的表现却停滞了。2017年,圆通业务量面临着落后于中通、将被韵达赶超的局面;部分网点瘫痪、加盟网点亏损等内部矛盾集中爆发。

快递市场行业老大风水轮流转,中通因其持续性的自动化、智能化、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在2018年一举成为行业业务量第一。

那一年,阿里、菜鸟向中通快递投资13.8亿美元,持股约10%,这让中通的市值规模不断增长。

在阿里入股申通之前,陈向阳是申通快递董事长陈德军的顾问。陈向阳向其建议,“阿里已经先后投资了百世、圆通和中通,申通也应该拿一张门票,进入这个俱乐部。”

陈向阳看来,在资本加持下,阿里与中通已经展开了大规模的技术与业务合作,如果申通加入,也可以借助其资本与资源,推进技术整合与升级。

当时的申通市占率不断下滑,早已不是2014年时的行业老大,整个运营流程70%是线下操作。

若与菜鸟合作,申通可以实现更大幅度的降本增效。面对陈向阳的建议,陈德军确实心动。

2019年3月,阿里斥资46.6亿元入股申通,获得14.65%的股权;7月与申通达成协议,允许其通过从申通创始人那里继续购买价值近百亿元的股票,并自2019年12月28日起的三年内,可成为申通的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几年间,菜鸟从技术引领行业变革的方式,转变为投资入股的方式。

一位行业人士对亿欧表示,菜鸟基本没有直接投资四通一达,也没有对这些快递企业形成绝对的控制权。

经过亿欧的梳理发现,菜鸟参与直接投资的,除了干线物流、快递柜等物流基础设施之外,大多数仍然是那些创新型的科技物流企业,对快递公司的投资大多数由阿里巴巴进行,两者之间有着清晰分野。

中国物流协会特邀研究员杨达卿认为,阿里更大程度是生态圈的组织者,而不是产业执行者。在生态圈内需要“培养赛马精神,而不是将自己变成赛马”。

这个曾经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正逐渐转变为资本和技术密集型产业。

作为一家物流网络平台,菜鸟重金投资的未来,全方位的布局,商业基础设施版图清晰可见。

菜鸟已不是菜鸟

菜鸟已不是菜鸟

(注:2018年,菜鸟网络收购万象、昇邦、东骏、芝麻开门和黄马甲五家配送合作方,成立“杭州喵递宅配科技有限公司”,由菜鸟100%控股。)

此外,阿里也持续加持菜鸟股权,投入233亿元,从51%的股权增加至约63%,并成立了自有品牌“丹鸟”,中通和韵达则在2020年4月低调入股了菜鸟旗下“溪鸟物流”。

快递江湖战局未定

菜鸟没有对手。但整个阿里的物流生态有对手。

与菜鸟的拓展物流版图不一样的京东,刘强东一开始就用自己的方式倾注重资产:自建物流,全面开放,成立京东物流集团,再到布局六大产品体系(供应链、快递、快运、冷链、云仓、跨境)。

5月份,京东新成立的快递加盟平台网络“众邮快递”,主要产品聚焦于3Kg小件与电商包裹,将 “率先在广东全省、福建泉州、江苏苏州、无锡、常州以及上海市内起网,首批一级网点设立约400家”。

另一个重要的对手是顺丰。2008年年初的冰雪灾害,所有的快递车辆都趴在路上动弹不得,时任浙江省邮政管理局监管处处长金国治看在眼里。他给王卫写信说:

“没有翅膀的快递,永远是一个爬行动物。”

这些话对王卫的影响很大。其他民营快递企业还在为陆运战场厮杀的时候,顺丰已经有了一冲飞天的梦想,这是其占据国内高端快递市场的基础。

航空运输的高时效,以及应对非典、新冠肺炎等突发事件,都对顺丰的品牌带来了很好的溢价。

2018年,顺丰与夏晖在中国成立合资公司“新夏晖”,布局冷链行业;

同年,顺丰55亿元收购DPDHL中华区供应链业务;

2019年,顺丰与唯品会达成业务合作。

顺丰一直在试图依托自己的优势扩张版图。

有业内人士告诉亿欧,“顺丰可能不想在快递领域做一些深耕了”,而是向其他业务方向发展。包括收购、科技投入、航空业务、直营等,都非常符合UPS和国外企业的发展模式,“或许顺丰正在逐渐地模仿UPS的部分供应链解决方案。”

行业内最新锐的力量就是拼多多——从前期的开发新技术物流平台,到与国美的合作、极兔速递的接入。

“拼多多有订单话语权优势和资本优势,搭建开放性数字物流平台或是拼多多优先选项,然后通过参股或者收购一些快递物流资产,也是一个不错的路径。”杨达卿认为。

拼多多所对应的目标城市主要集中在三四线城市,以爆款产品及大订单量为主,所以拼多多与阿里系所需的物流网络是不太一样的。而且,对于爆款货品而言,更需要物流公司之间的协同。

与国美的合作可能是破解之道。拼多多有机会将爆款货品提前转移到各地的国美仓或门店,这些地点与拼多多的覆盖区域很匹配。

可以看到,不论是京东、顺丰还是拼多多,都在积极布局自己的物流基础设施,其背后的支撑基本是平台商流和品牌,具备足够强的壁垒效应。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恽绵认为,阿里的位置不可动摇,虽会对京东、顺丰等造成影响,但他们的反应可能不会过于强烈。阿里从入局百世至今,参股控股的快递物流企业数不胜数,也并未对行业造成颠覆性的变化。

“百世快运并未颠覆快运行业,日日顺也并未对京东大件物流造成影响”,快递的江湖从来不缺乏故事,也不缺乏战事。

写在最后

快递市场上迟迟未接受阿里投资的韵达,终于还是没能独立于整个生态:最新的股权结构数据显示,杭州阿里巴巴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了其2%的股份。

阿里在韵达的股东名单中位列第八,基本上“无缘董事会席位”,但对于阿里来说,这并非难事。

从桐庐帮的草莽出身,到淘宝与快递公司们的共生共荣,再到如今一超多强的快递市场格局,身居幕后的菜鸟,正是左右战局最核心的神经中枢。

快递用户可以不知道菜鸟的价值,但菜鸟知道自己对用户的意义。


感谢以下企业人士在本文写作过程中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观点和数据,特别致谢(排名不分先后):

九轩资本总裁/创始合伙人刘亿舟、远洋资本董事长总经理王瑞、圆通战略规划部战略研究负责人耿威、中通快递行业人士、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恽绵、中国物流协会特邀研究员杨达卿、快递行业知名专家赵小敏等人

参考资料:

1、《阿里“放飞”菜鸟》蓝洞商业,作者:郭朝飞

2、《砸下1000亿,阿里打造菜鸟兄弟连,不止是买那么简单?》蓝鲸财经

3、《阿里欲百亿入股申通快递,电商巨头释放了什么信号》“大摩财经”公号,作者:先声

4、《从马云的朋友圈开始,菜鸟的江湖三年如何长大成形?》虎嗅

5、《无处不在:快递改变中国》中国邮政快递报社/著

来源:互联网
本文由物流报(www.56tim.com)平台用户攥写或转载并发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物流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内容仅代表本文作者或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物流报立场。转载需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如内容(包含图片、视频、音频、文字)侵犯到您的权益,请来邮告知,并提供相关证明,经本平台核实后立即删除。E-mail:zhoulh@56tim.com

Favorite收藏 分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