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正文

物流企业跨界造车气势汹汹 胜算几何?

投稿人:  浏览: 2,043 次
2年前 (2019-04-30) 沙发

去年以来,物流企业跨界造车的消息不断传来,继京东苏宁等企业宣布生产自动化、智能化货车物流行业的明星企业满帮、驹马、狮桥、G7等也纷纷高调宣布了自己的造车计划。

互联网造车领域,造车本身面临着一些质疑,甚至不时会传来一片骂声,那么为什么物流企业陆续跟进这个领域?这背后是反映着什么样的逻辑?

风起云涌,跨界者众

去年4月,G7与普洛斯、蔚来资本联合宣布,三方将共同出资组建用于研发重型卡车的公司;8月,驹马、普洛斯京东、威马联合宣布造车计划;10月,满帮联合一汽解放发布全新定义车……可以看到,在跨界造车大军中,除了物流企业之外,还有一些影子,细分下来跨界者大致可以分为四大派系。

1)物流

首先可以看到,最大的呼声来自物流企业。他们来自不同的细分领域,比如满帮、驹马、京东、狮桥所对应的都是干线、短驳、城配、仓储等不同的用车需求。这些企业有些是平台,有些是物流企业,直接面对物流的生产场景,进入造车领域的出发点往往是因为,生产制造端离运营端比较远,提供的产品往往不是企业所想要的。

2)技术派

过去的许多年里,以G7为代表的技术公司,给车装上了各种各样的传感器,让生产工具、生产过程数字化,一定程度上提升了物流公司的管理效率。而今,G7想再进一步,推动设备的智能化,实现设备从功能机到智能机的转变。

近年来,又新出来一批基于自动驾驶技术的公司,他们或专注于L2/L3/L4级别的自动驾驶技术,或专注于相应的道路、地图等配套设施,推进特定物流场景的少人甚至是无人化。目前,嬴彻科技已经与壹米滴答、优速等物流公司合作落地L2级别的智能卡车运营业务,专注L4/L5级别的主线科技、智加科技、图森未来等都拿到了融资并纷纷加快技术落地推进。比如,智加科技在中美两地均开始了L4级无人车队进行常态化路测。

3)资本派

2016年,由易津资本和钟鼎资本等实力股东联合发起成立博雷顿科技;去年4月,G7与普洛斯、蔚来资本联合组建研发重型卡车的公司;随后G7又与普洛斯组建资产运营公司。

其中,易津资本在新能源汽车及核心零部件领域布局了数十家企业,新能源产业链布局完善;钟鼎资本则是满帮集团、卡行天下货车帮、福佑卡车、G7等企业的重要股东;普洛斯在物流领域不论是技术方面还是场景方面也有着较为全面的布局。可以看到,资本将其背后的技术、场景资源与资金相结合,进而切入造车领域。

4)主机派

实际上,为了适应中小企业管理者的需求,除了近年来兴起的一批技术公司外,主机厂商也开始谋变,在销售卡车的同时,研发并输出他们的数字化运营能力,推动设备、业务数字化、售后服务升级。一方面,他们在完善售后服务体系;另一方面,他们也在尝试着基于设施设备走进物流企业的日常生产过程中去。

从这四个派系来看,物流、技术、资本、主机分别对应的是场景、技术、钱、工艺,各有所长。而从各自宣布进入这个领域的阵容来看,基本也是组团而来的。可以预料到,这个领域一定是团战,核心要素缺一不可。

气势汹汹,为何而来?

以往主机厂造车,其设计与制造更多是满足载重、续驶、排放标准等市场需求,生产的是标准化产品,因此面对用户需求时,他们开始做出个性化的、满足企业管理和运营的探索。

所以,从主机厂之外的跨界者的出发点来看,他们并不是抢主机厂的生意,也不是纯粹意义上的「造车」,当他们谈论跨界造车时,实际上是在谈论行业趋势、用户需求。

首先,是运营的数字化。

过去的几年里,利润的持续压缩,使得物流企业对管车、管司机等控成本的需求在增加,因此当G7这样的企业通过数字化的技术手段将企业的生产过程变得可视之后,提升了企业的管理效率。按照这样的逻辑,技术公司可以通过不断装传感器去应对物流企业的各种管理需求。

但是在G7创始人兼CEO翟学魂看来:「出于后装的成本以及安全性的考虑,我们在想为什么不能让设备生产出来就是智能的呢?」因此,G7去年开始推智能挂,将设备从功能时代推向智能时代。

第二,符合特定场景。

在驹马宣布其造车计划时,创始人白如冰提到一个细节:「汽车公司的老板把『4.2米的车还可以拉15吨货』当做销售优势,我听到都感觉可怕。但如今超过2吨的货物都少之又少,我要一个15吨的车来干嘛呢?你觉得那是刚需的东西,在他们看来:不,我这个车子要拉15吨。」

因此,物流行业缺的不是车,而是应对特定场景的解决方案。所以这些跨界者们基于其熟悉的物流场景,给智能卡车以车辆监督、调度系统、智能排线、结算系统、智能定价、故障自检等功能,使得智能卡车的特性更符合企业的生产过程。

第三,抢滩布局新能源、自动驾驶。

一直以来,物流被认为是一个劳动密集型的行业,过去很多年的高速增长得益于不断地堆资源、堆人力,在物流运输的成本结构中,人力、油成本占比一直居高不下,布局新能源、自动驾驶则是在技术层面,布局未来,解决成本难题。

第四,应对司机年轻化。

随着司机的老龄化,物流行业迎来了越来越多的年轻血液,当「80后」「90后」进入这个领域时,在载重、续航、排放标准之外,互联网的智能化、娱乐化产品也成为刚需。因此,可以看到满帮联合一汽解放发布定义车时,新增了数字大屏、人机交互、抖音、快手等功能。

就像白如冰说的:「60后、70后司机可能会买三五万块钱的二手卡车来开,是因为他自己会修车等等的原因。而90后的司机,我们驹马也有开着奔驰来开卡车的,他们的需求更丰富,所以我们的车子上后来装了抖音、游戏……今天90后的思路和下一个时代从业者的思路我们要去迎合它,当我们不能去满足和迎合他时,你的产品就彻底被迭代了。」

跨界玩家的出现,让造车江湖波澜不止,也让物流江湖更加多元。后工业时代的造车逻辑是什么?谁来造车?如何造车?

来源:互联网
本文由物流报平台用户攥写或转载并发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物流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内容仅代表本文作者或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物流报立场。转载需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如内容(包含图片、视频、音频、文字)侵犯到您的权益,请来邮告知,并提供相关证明,经本平台核实后立即删除。E-mail:zhoulh@56tim.com

Favorite收藏 分享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