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物流 > 快递快运 > 正文

全时关店潮蔓延 或有接盘手

投稿人:  浏览: 2,630 次
2年前 (2019-02-15) 沙发

谁来接盘全时的悬案或许很快将有结果。

2月13日,有消息称,全时便利店已将它在北京、天津、成都的连锁门店打包卖给银鹭食品集团,但银鹭母公司雀巢否认了这笔交易与雀巢有关。

36氪在微信中搜索“北京OurHours全时便利”、“天津OurHours全时便利”、“成都OurHours全时便利”几个公众号发现,它们的注册时间均为2019年1月,认证主体分别为“北京山海蓝图商业有限公司”、“天津山海蓝图商业有限公司”、和“成都山海蓝图商业有限公司”。但全时粉丝数最多的公众号OurHours全时便利店的账户主体仍是“北京全时叁陆伍连锁便利有限公司”。

企查查显示,上述几家山海蓝图的实际控制人均为蔡学彦,他还是银鹭子公司厦门银鹭进出口公司的法人,因此引发了业内关于银鹭收购全时的猜测。

全时的经营困境已经持续多时。

36氪获得的一份内部资料显示,自去年11月以来,全时便利店在北京关店约90家;截至2月13日,全时在北京的店铺还有320家左右。这意味着该轮关店比例超过20%。

一位全时员工告诉36氪,关掉的店铺大都盈利状况不佳,公司希望通过关店来降低成本,改善现金流。缺货现象则从去年8月起就出现了,从最开始的水果饮料,到早点便当等日配品,再到非日配的零食日用品,“很多店内货架基本60%空置,品类非常不全”。而日常品类缺货,通常是供应商断供所致。

据界面新闻报道,2018年8月时,全时便利就出现了拖欠供应商货款的情况,浙江和江苏的负责人双双离职,在安徽的一项便利店收购谈判也因资金问题受阻。上述员工也称,最近几个月,不时有供应商上门讨债。

全时一直在积极寻找接盘者。11月,北京商报报道,全时或将出让部分股权给苏宁易购或物美;界面新闻也称全时开始资产盘点,准备出售。但当时全时便利否认了这一消息,并称公司正常运转,不存在欠薪情况。

工商资料显示,全时便利为北京全时联盟便利店有限公司子公司,后者大股东(股权占比87.74%)为北京复华卓越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另外,已经停摆的生鲜超市项目“全时生活”、对标盒马的新零售“地球港”背后运营方的大股东均是复华卓越。

复华卓越去年8月起就传出过资金链紧张的消息,可能与其兄弟公司海象理财爆发兑付危机有关。此前,邻家便利店就因为股东的P2P业务爆雷而关店,一半门店被物美接手。

除了母公司捉襟见肘,无法为高投入的实体零售业务输血,全时便利店自身也存在扩张过猛、运营粗放的问题。

2016年,成立五年、从北京起家的全时便利店突破了300家门店,而进入北京13年的7-ELEVEn才200多家门店。

2017年更是全时加速扩张的一年,不仅进入成都、重庆、武汉等8个城市,还高调发布了“百城百万计划”—— 投入百亿资金,实现“100个城市,100万个终端”的目标。即使到了今年年初,一个月新开31家门店的消息还在内部欢欣鼓舞。

加速扩张会令总部管理费用攀升,亏损加剧。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全时这样做的目的是用规模支撑估值。据《财经》2017年11月报道,全时已经在资本市场寻求收购或入股一年多,报价十多亿。

另一方面,全时的经营能力却没有及时跟上扩张速度。一位零售行业人士告诉36氪,便利店是极度讲究精细化运营的零售业态,盲目追求数量容易导致经营失控,比如人员培训不到位,浪费严重导致运营成本高等。

管理层面也暴露了问题。一位全时便利店前员工称,全时组织架构呈金字塔形,大到合同签订,小到调拨商品,都需要最上面的大领导拍板,决策效率很低。同时人员流失率也很高,“待半年就算是老员工了”。

全时品牌仍有价值,充足的资金或许能让它活下去,但资本寒冬让这件事变得艰难。即便此番卖身成功,关店潮也很可能会继续。“很有可能执行两个月之内关30家以上。”上述知情人士告诉36氪。

来源:互联网
本文由物流报平台用户攥写或转载并发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物流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内容仅代表本文作者或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物流报立场。转载需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如内容(包含图片、视频、音频、文字)侵犯到您的权益,请来邮告知,并提供相关证明,经本平台核实后立即删除。E-mail:zhoulh@56tim.com

Favorite收藏 分享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