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物流那些事 > 正文

运输拯救世界的疫苗 全球物流业尚未准备就绪

投稿人:  浏览: 1,286 次
2周前 (07-27) 沙发

北京时间7月26日消息,全球各地的船运、空运及陆运行业承认它们还没有做好准备应对将最终的新冠疫苗从制药商运送到数十亿人手中的挑战。

疫情危机已经使货运行业蒙受了沉重的打击,货运公司更是捉襟见肘,它们面临的问题包括集装箱船和货运飞机的运力不断下降,以至于将无法确定疫苗能否按时送达。

近些年来,货运公司一直在努力减少繁琐的文书工作和进行技术升级,除非尽快解决这些问题,否则将放缓运送数量空前的易碎小瓶药品的“接力赛”。

快速研发及生产疫苗已经足够困难,要在全球范围内分发疫苗更是存在许多其他变数,国际地缘冲突也会阻碍这种努力。受疫情影响,全球经济活动出现一场旷日持久衰退的可能性愈发凸显,使为其提供动力的基础设施正在缩减规模,而在这种背景下,制药公司需要加紧扩大规模最大,以推出现代史上规模最大、影响最广的产品。

“我们还没有做好准备,”总部位于旧金山的货运公司Flexport的全球航空公司关系主管尼尔?琼斯?沙阿(Neel Jones Shah)在本周与其他物流高管举行的网络会议上表示。

他说:“说实话,疫苗供应链比个人防护装备(PPE)供应链复杂得多。”他指的是医用口罩和手套等个人防护装备。“你把个人防护装备放在停机坪上几天都不会就坏掉,但是疫苗会被毁掉。”

疫苗分发需要8000架运输机的运力
阿联酋航空货运公司制药部门负责人朱利安?苏奇(Julian Sutch)最近估计,一架波音(173.76, -2.69, -1.52%)777货机可以携带100万剂疫苗。这意味着,为了保护世界上一半的人口,空运双重剂量的药物需要大约8000架货机的空间。

这是可行的,但必须有协调一致的全球战略。目前,有助于释放空运能力的是改装闲置的客机,使其能够运载从医疗设备到芒果等各种产品。据苏奇说,阿联酋航空使用了70架载客的777飞机来运送货物。

另一个运输问题涉及到制冷。卫生官员表示,最终上市的疫苗在运输过程中可能需要保持在2到8摄氏度。一些新技术可能需要更先进的冰柜,使它们能保持在零下80摄氏度的低温。任何偏差都可能破坏疫苗效果。

此外,涉及公平性和疫苗可及性的重大问题还包括:需要如此精细和昂贵运输手段的药品,如何才能到达那些偏远贫困地区?

这些细节还没有弄清楚,托运人也意识到组织起来的必要性,但他们正在等待制药商的信号。

苏奇说,Flexport正在与一些参与疫苗生产的制药公司进行初步讨论,这些公司仍然不确定他们将需要什么。他补充道:“他们都非常担心这些产品能否像人们预期的那样迅速上市。”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的数据,目前有160多种冠状病毒疫苗正在研发中,但目前只有25种在进行人体测试,走得最远的候选药物正在进行后期试验,并雄心勃勃地希望在年底前获得监管机构的紧急使用授权。

疫苗遏制新冠病毒 备战2021年
最终,各国将需要更广泛的途径获得新冠疫苗以遏制这种病毒。目前疫情危机已经摧毁了经济,迄今在全球范围内夺去了63.3万人的生命。然而,从各方面来看,用疫苗遏制病毒最早也得到2021年才能实现。

与此同时,生产合同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敲定,并且设备正在翻新,以生产仍处于试验阶段的疫苗,但是冒着极大的风险,因为这些疫苗可能在实际诊断中失败。大规模生产仍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但制药公司的高管们推测,疫苗运输将是最大的挑战。
“人们经常谈论一种有效疫苗的科学难题。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手头上更棘手的问题可能是运输,“制药企业默克公司CEO肯尼斯·弗雷泽(Kenneth Frazier)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我们所有人都安全之前,没有人是安全的,因此必须将其广泛应用于人类。我们需要一种可以在世界范围内生产和分发的疫苗。”

在这场危机的近半年时间里,各个经济体的关闭和重新开放,打乱了来自中国和其他大型制造业中心的季节性商品流通的正常步伐,使得对运输计划的预测毫无用处。卫生专家们正在讨论的冠状病毒的解药的大概时间,但无法确定精准时间,这也使得未来更加难以预测。

运输疫苗 机场是否做好了准备?
“我认为我们还没有准备好,因为我不认为我们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迈阿密国际机场的航空贸易和物流经理埃米尔·皮内达(Emir Pineda)说道。迈阿密国际机场是全球为数不多的拥有经营药品资质的航空公司的机场之一。“如果突然有20到30架包机降落在迈阿密国际机场,满载着需要分销到整个美洲药品,我们将面临挑战。”

另一个复杂的因素可能是,一些贸易保护主义政府的行为,他们打算通过对供应链施加主权来阻碍国际合作。

这种态度在美国众议院本周进行的一个能源和商业小组委员会的听证会上就有所体现。就疫苗是否将在美国生产以及制药企业将从哪些国家获得原料等议题方面,一些议员在听证会上对阿斯利康(55.8, 0.63, 1.14%)(AstraZeneca Plc)、强生(148.12, -1.49, -1.00%)(Johnson & Johnson)、默克(Merck)、Moderna Inc.和辉瑞(37.66, -0.75, -1.95%)(Pfizer Inc.)的高管进行了质询。

“系统性健康威胁是全球合作前景最黯淡的课题,”瑞士圣加仑大学(University of St. Gallen)研究贸易壁垒的教授西蒙·伊文奈特(Simon Evenett)说。

如果私营企业无法承担起交付任务,那么一种选择就是政府的直接干预。例如,在美国,五角大楼可以调用商业航空公司成为“民用后备航空机队”的一部分。民用后备航空机队是在柏林空运之后于1951年建立的项目,可以在和平时期出于国家安全的原因而使用。

在政治喧嚣中,经济正稳步复苏,而公司每年的忙碌时间通常是在八月和九月,需要为年底的假期需求做充足的准备,因此对运力要求高。除了疫苗的配送,鉴于运力短缺和需求的不确定性,已经上涨的运费可能会继续上涨,而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不稳定。

纽约采购公司阿特拉斯航空全球公司的执行副总裁兼首席商务官迈克尔·斯蒂恩说:“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们将会看到商业货运价格的飙升。”

随着疫情使航空业陷入混乱,品牌药和非专利药行业已经承受了高昂的运输成本。即使在2月初,行业贸易组织和非营利组织也在艰难地帮助制药公司解决商业和货运航班匮乏的问题。

“这是需求的问题,其价格是正常价格的四倍、五倍、十倍,”美国药品研究与制造商政策与研究高级副总裁安妮·麦克唐纳·普里切特(Anne McDonald Pritchett)在六月份关于供应链障碍的虚拟会议上表示。

虽然制药公司越来越有创意,一些公司正在穿越加拿大,用卡车将产品运往美国,另一些公司则租用私人飞机将成品药品运往美国。然而,当与冠状病毒疫苗复杂的运输要求相结合时,这些快速见效、成本高昂的解决方案不太可能奏效。

因此,迫切需要一个对策计划。
“我们没有为未来的疫苗分发作出积极的计划,因为这里的各方没有相互联系,”斯蒂恩在周四的行业网络研讨会上说。“货主和制造商之间没有联系。”

他说,好消息是,药品制造商、分销链沿线的公司和各国政府仍有时间了解如何“利用这一非常稀缺的能力,支持这些疫苗的运输,以刺激经济,最重要的是让人们恢复健康”。

来源:互联网
本文由物流报(www.56tim.com)平台用户攥写或转载并发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物流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内容仅代表本文作者或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物流报立场。转载需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如内容(包含图片、视频、音频、文字)侵犯到您的权益,请来邮告知,并提供相关证明,经本平台核实后立即删除。E-mail:zhoulh@56tim.com

Favorite收藏 分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