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企业推荐 > 正文

两会|全国政协委员刘绍勇:反思华为“转运门”重要物资必须“国货国运”

投稿人:  浏览: 1,990 次
5个月前 (05-25) 沙发

“2019年华为公司遭遇‘转运门’事件,华为从日本寄回中国的两个包裹含有重要文件,包裹被美国联邦快递公司转运至美国总部。”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东方航空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绍勇本届两会在发言时提到,“中国人的饭碗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上”,物流也是,重要物资必须“国货国运”。
他提到,受全球疫情影响,国际航空客运几乎停摆,国际航空货运运力缺口则快速暴露。在保障供应链稳定中,航空物流具有的战略价值凸显。但目前受全货机规模小、运力结构过于依赖客机腹舱、商业模式尚未实现航空货运向航空物流的转型等因素影响,我国航空物流能力存在不足,亟待全面加强。
“我国国际航空货运市场60%的运力资源来自外航”
随着制造业不断升级,产品附加值必然越来越高,对于时间和效率的要求也会越来越高。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航空物流正变得越来越重要。而反思2019年华为公司遭遇“转运门”事件,“‘自己的东西自己运’,具有重大战略意义”。刘绍勇提到,再加之受全球疫情影响,航空物流在保障供应链稳定方面的战略价值凸显,同时我国航空物流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加快暴露,进一步发展我国航空物流能力已势在必行。
刘绍勇提到,受疫情影响,航空物流矛盾集中暴露。“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所有国家先后实施了相应的旅行限制措施,导致国际航空客运几乎停摆,客机腹舱能力陡然下降,航空货运短板暴露无遗,国际航空货运运力缺口大约在正常时期的45%左右,即使是全货机满负荷运转、航空公司纷纷推行‘客改货’,仍无法填补运力缺口,多地空运出现爆仓,‘进不来’‘出不去’的矛盾凸显。”
从运输量看,航空货运量仅占全球贸易总量的1%;从运输货物的价值看,航空货运价值每年高达6万亿美元,占全球贸易总价值的35%。国际航协(IATA)研究表明,航空货运连通性提高1%,将带来贸易额近6%的增长。
而在此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从1月20日起,民航累计运送防控物资约1200万件,累计约11万吨。我国在疫情暴发之初,大批医护人员、大量海外采购的抗疫物资都是通过空运完成的。此外,在抗震救灾、海外撤侨、特殊战略任务等方面,航空都具有远距离运输和第一时间保障的独特优势。在保障供应链稳定中,航空物流具有重大的战略价值。
在此背景下,近年来我国航空物流进一步发展,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完成货邮运输量753.2万吨,运量为美国的60%,居世界第二位,其中,国内运量占比68%,国际运量占比32%。但是,航空物流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仍很突出。
“从机队规模来看,全货机规模小。目前全国共有货运航空公司10家,全货机170余架,其中大型远程货机41架,与美国550架、欧洲333架全货机相比,规模明显偏小。目前我国国际航空货运市场60%的运力资源来自外航,这已影响到我国国际供应链稳定性、安全性和竞争力。”刘绍勇提到。
“要打造出可媲美UPS、DHL、FedEx的航空物流国家队”
除了全货机规模小、国际航空货运市场60%的运力资源来自外航的问题外,刘绍勇还提到,
中国航空物流的运力结构、纯航空货运枢纽建设、商业模式发展方面均存在不足。
首先,运力结构上过于依赖客机腹舱。对比美国航空物流发展的情况,刘绍勇指出,2001年“9·11”事件之后,美国实现了更加严格的航空安保措施,客机腹舱几乎只载行李不载货,因此FedEx、UPS不断壮大规模以满足空运市场需要。而中国航空物流市场主要依赖于客机腹舱,82%的国内货和70%的国际货都是通过客机运输,客机腹舱运货,在很大程度上掩盖了全货机总量不足的问题。
同时,中国航空运输发展过程中,存在“重客轻货”的倾向,导致客货“两手”并没有协调发展。目前,中国没有纯货运机场,更没有类似于美国路易斯维尔、孟菲斯这样的航空货运枢纽机场。“从纯航空货运枢纽建设来看,仍然为零。”刘绍勇直言。
并且,从商业模式发展来看,单纯的航空货运只是一种运输手段,全流程的航空物流解决方案才是可持续发展模式。在国际快递市场上,UPS、DHL、FedEx三家欧美航空物流公司的市场份额接近90%,他们利用先发优势,已经实现从单一承运人向综合物流服务商的转型,形成了覆盖全球的货运航线网络,拥有成熟的商业模式,空运只是其中的一环,它们形成了海陆空联动发展的物流体系,还管理供应链、提供货物信贷服务等。刘绍勇提到:“而中国的航空货运目前仍以单一承运人模式为主,只能执行点到点的货运航线,有航线、无网络,物流中转效率较为低下,‘天地合一、两端延伸’的转型还远远没有实现。”
此外,当前,我国航空货运体系中缺乏公共信息平台,物流信息化应用水平较低,航空物流供应链中的各个市场主体包括各自建设的货运信息系统互不兼容。这些问题亟待解决。
对此,刘绍勇建议,以国有货运航空公司为基础,组建航空物流龙头企业。其中,首先推动国有企业尤其是中央企业所属航空货运业务整合,组建大型航空货运企业;其次推动国有和民营航空货运公司重组,发挥各自优势,打造出一支可以媲美UPS、DHL、FedEx的民族航空物流国家队;最后推动空铁、空地、空海多式物流联运,形成大物流发展格局。
而针对航空物流枢纽建设上的不足,他建议选择产业配套齐全、综合交通完善、发展前景广阔的地区,新建或改造一批专业货运机场。例如粤港澳大湾区改建一家货运机场,在上海新建全货运“第三机场”,以货运机场带动产业全面升级、服务区域协同发展。
此外,刘绍勇建议打破各种技术壁垒、行业壁垒、企业壁垒,建立行业级航空物流公共信息平台,依托5G、物联网等前沿技术,构建“连点成线、连线成面、连面成网”的物流信息格局。
“建立强大的国际航空物流能力已势在必行,这既是保证全球供应链稳定的需要,也是应急管理的需要,更是国家战略的需要。”刘绍勇提到。
来源:互联网
本文由物流报(www.56tim.com)平台用户攥写或转载并发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物流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内容仅代表本文作者或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物流报立场。转载需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如内容(包含图片、视频、音频、文字)侵犯到您的权益,请来邮告知,并提供相关证明,经本平台核实后立即删除。E-mail:zhoulh@56tim.com

Favorite收藏 分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