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物流那些事 > 快递快运 > 正文

京东、闲鱼、转转的二手市场争夺战

投稿人:  浏览: 1,265 次

京东、闲鱼、转转的二手市场争夺战

二手电商正在成为一支快速崛起的力量。

6月3日,京东宣布,旗下的二手交易平台“拍拍”将与数码回收平台“爱回收”进行战略合并。同时,京东领投爱回收新一轮超过5亿美元的融资,老股东天图投资与晨兴资本、老虎基金、启承资本、清新资本参与跟投。合并后,京东集团将成为爱回收最大战略股东,原京东拍拍二手总经理王永良将出任爱回收合伙人及联席总裁职位。

王永良向燃财经透露,如何借助拍拍原有的资源和能力,使爱回收由之前3C垂直品类扩张到其他品类,是未来工作的重心。

最新二手电商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中国闲置物品交易规模达5000亿元,并且以每年30%以上的速度增长,预计在2029年达到1万亿。

从2011年开始,大小玩家涌入这个市场,资本也动作频频。数据显示,目前在众多二手交易电商平台中,以阿里旗下的闲鱼渗透率最高,占比为70.7%;其次是58同城旗下的转转,占比20.38%。拍拍二手占比为6.37%,爱回收占比为3.18%。

从数据来看,拍拍和爱回收即便完成整合,想要挑战闲鱼、转转等头部平台,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但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据公开数据,截至2018年9月,闲鱼的交易额突破1000亿元,转转的交易额在2018年初为210亿元,仍未将这一市场分割殆尽。另一方面,在目前二手电商的交易中,乱象频发,垂直行业的二手电商玩家仍在持续发力。

更需要注意的是,二手电商平台背后站着腾讯阿里两大巨头。转转和京东在微信上拥有入口;而阿里除了有闲鱼,还在2018年投资了排名仅次于爱回收的回收宝。这场竞赛,可能只是刚刚开始。

01

京东为何需要爱回收

拍拍前身为拍拍网,一度曾与淘宝、易趣并称为三大C2C品牌,但一路没落,最终在2014年被腾讯卖给京东。

京东接手拍拍后,将其以二手业务的形式上线。1年后,京东称因C2C模式无法杜绝假货,以“监管难度较大,无法杜绝假冒伪劣商品”的理由将其关闭,并在2017年12月21日,以“拍拍二手”重新发布。

重新上线之后,拍拍的发展路线经历数次调整。最初,京东将拍拍定位为京东平台的二手服务工具,随着二手交易市场兴起,才逐步面向整个市场,并在B2C和C2C同时发力。

此后,京东调动了各种资源为拍拍提供支持。在线上,京东使用APP、网站等渠道为其导流,在线下,则利用京东之家、京东便利店、校园派、专卖店等渠道。

拍拍与爱回收的合作由来已久。2014年,京东推出以旧换新服务,在跟爱回收接触之后,双方开始合作。王永良称,在这个过程中,双方配合很好,在2015年,京东参与了爱回收的C轮融资,并在此后追投了D轮和E轮。

爱回收创立于2011年,定位于“二手电子产品的回收平台”,主要模式为C2B和B2B,通过自建渠道将手机回收,经过运营中心对手机进行质检和分类,并根据不同分类,进入不同的下游产业链。

从2011年开始,爱回收在多家城市开设了几百余家门店,2018年,爱回收宣布推出自助回收机和全球电子产品代拍平台“拍机堂”,开始“全球化”,并有过IPO计划。

多名二手电商从业者在接受采访时称,爱回收因其前端京东流量的加持和后端供应链的整合能力,在手机数码回收领域,处在领先地位。

但一名二手手机数码回收从业者对燃财经表示,在他看来,爱回收之所以寻求全球化发展,是因为在国内市场已经碰到了增长天花板,而爱回收在全球化发展中也不太不顺利,“在中国跑通的模式不太容易在国外复制。”

同样,重新上线的拍拍虽然有京东的战略加持,但路走得依然不顺。在二手电商赛道里,闲鱼和转转已经拿走了大部分市场份额,拍拍在C2C方向的摸索并不成功。今年4月,拍拍曾发公告,称发布闲置功能、发布白拿商品功能、以及集市服务于2019年4月16日发布的新版本中下线,重点转向可信可溯源的京东转卖与备件库商品。

2017年年底重启拍拍时,时任京东集团副总裁、3C文旅事业部总裁胡胜利曾表示,拍拍二手是京东3C文旅事业部推出的第二个重大创新项目,是京东商业模式的深化延伸。如今,京东选择将拍拍和爱回收合并,普遍看法是,京东集团此举是在进行业务线收缩,寄希望于业务瘦身止损。

但在王永良看来,这是京东在二手电商的进一步战略升级,“爱回收和拍拍合并后,会享受原来京东在二手市场的所有投入,并且还会有所追加。”

电商分析师李成东认为,拍拍和爱回收的资源高度匹配。双方合并,一方面可以迅速提升双方的业务量,另一方面也会扩大爱回收在原有领域的优势,同时也让拍拍从京东的原有体系中出来,提升战斗力。

02

三种业务模式抢夺市场

二手交易的需求一直存在。

以前,线下的跳蚤市场、旧物市集是二手商品流通的主要渠道,但受地理位置和极其不标准化的信息所局限,二手交易的市场规模并不大。同时,得益于电商平台十多年的发展渗透,网络零售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比重已经超过20%,并在逐步增大。消费者已经习惯通过电商平台进行购物体验,这也为二手电商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从2011年开始,创业企业和巨头开始陆续进入二手电商赛道。

2012年,淘宝推出二手频道,并在两年后将其拆分为独立应用;和闲鱼类似,转转也来自于58同城二手频道的升级。

在垂直领域,成立于2011年的爱回收,入局相对较早。而回收宝、享物说、心上、多抓鱼等公司也陆续入场,并持续得到多家资本的加持。

上述二手手机数码回收从业者告诉燃财经,自他2013年进入这个行业以来,据他所知已有50多个类似项目出现,但最后能活下来的可能只有一两家。

在市场火热的背后,是存量经济的兴起。据MobData研究院的数据预测,二手闲置年交易额在2018年为7420亿,2019年为9646亿,2020年则上升到了12540亿。二手闲置物品交易额不断攀升,这里面既有人们“喜新厌旧”、更新换代加快的原因;也有在网购冲动消费下,形成巨大库存的原因。

入场玩家多,大家的模式也各不相同。目前交易的业务模式主要有三种:C2C、C2B2C寄售、C2B回收。C2C模式最轻,平台提供信息交换、信用体系和交易手段,供需双方直接对接;C2B回收模式最重,平台充当回收商,交易周期较长;C2B2C寄售模式介于前两者之间,两边C端用户议价,卖方寄货品至平台做质检,质检通过后,由平台交货给买方,商品卖出后,平台抽成。

闲鱼借助淘宝进入二手电商市场,模式为C2C,品类较全。通过引入支付宝信用体系,闲鱼借助社区“鱼塘”等提升用户的活跃度和在闲鱼APP上的留存率。

转转则以手机垂直品类杀入市场,采用的是良品寄卖+优品自营模式。在电子产品和书籍这两种标品品类上,采用的是C2B2C模式。自营模式通过固定标准,对质量做出判断,并给出合理的价格,解决了信息不透明的问题。

以爱回收、回收宝为代表的C2B平台则模式最重。爱回收从用户侧先进行二手手机回收,再以2B的模式进入不同的下游产业链,回收宝则是与众多手机厂商和门店、专卖店等渠道方进行合作,提供手机回收、数据迁徙等服务。

在王永良看来,二手电商市场商品可以分为高质和中低质两大品类。3C数码属于高质品类,在高质品类里,不同公司之间模式会有差异,但底层原则依然是供应链的服务能力,不同的模式会随着不同阶段性的打法而有所调整;中低质品类因为不需要中间服务,只需要信息撮合,更适用于C2C模式。

从数据来看,C2C模式显然更轻,也更容易在市场上获得优势。但同时,C2C模式在二手电商发展中遇到的问题也更多。

比达咨询提供的数据显示,2019年3月份,闲鱼APP月活用户数达到2439.9万人,转转月活用户数达1142.9万人。另一组数据是,国内知名第三方电商投诉平台——“电子商务消费纠纷调解平台”显示,2019年1-3月共计收到108起对二手电平台的用户投诉,其中闲鱼、 转转、享物说、猎趣四家平台占据总投诉量的95.3%。

李成东认为,如何保证好的品质和服务,将是未来二手电商发展中遇到的困难所在。二手回收平台“有得卖”副总裁王奥弥也认为,未来平台的公信力是吸引用户的关键。

03

腾讯和阿里的战争

不能忽视的是,在这些二手电商明星公司背后,站着的是腾讯和阿里两大巨头。

2015年11月,58集团正式发布旗下二手交易平台转转,而由于与腾讯的股权关系,转转也获得了其当时拥有的8亿月活用户的微信关系链及微信支付的支持。2017年4月份,转转宣布获得腾讯2亿美元的投资。截至目前,转转二手在微信里依然有单独的入口。

同时在微信上拥有入口的还有京东。2014年3月,腾讯和京东联合宣布,腾讯入股京东15%,成为其重要股东。在京东对二手电商进行战略布局时,来自于腾讯的流量也是一个重要方面。

2016年,闲鱼表示要投入1亿来做“鱼塘”,这笔钱显然是来自阿里的支持。和爱回收相似的平台回收宝,则于2018年9月,宣布完成C1轮战略融资,投资方为阿里。

成立于2014年的回收宝,早期通过线上邮寄回收的服务切入市场,经过5年多发展,除了手机数码产品回收,业务已经涵盖二手手机优品售卖(可乐优品)、租赁(拿趣用)、手机维修(战略投资闪修侠)、以旧换新等整个手机后服务市场,成为二手回收领域的综合服务平台。目前在二手手机数码回收领域,排名仅次于爱回收。

拍拍与爱回收的合并,虽对大的二手电商市场格局没有造成太大变化,但足以给回收宝带来不小的竞争压力。

前有转转和闲鱼短刃相接,后有爱回收和回收宝两强对峙,腾讯和阿里的战争,在二手电商领域还将继续延续。

但二手电商发展至今,依旧尚未迎来爆发期。

一方面因为市场依然需要持续教育。虽然腾讯、阿里巨头的参与让整个市场受到更多关注,但据数据显示,90%的淘宝用户具有闲置物品,却只有8%的淘宝用户会主动在闲鱼上贩卖自己的闲置物品。不卖的原因大多认为过程麻烦、成交率低、费力不讨好。

另一方面,一个系统有效的行业标准和完善的服务体系也需要建立。在品质和服务无法得到充分保证的情况下,用户的权益也没法得到保障,这会造成用户体验会造成持续的伤害。

转转CEO黄炜曾表示,目前二手电商交易的发展速度达不到爆发性增长,但模式更加健康。当二手电商交易的信任基本构建时,整个交易的效率就会大大提升,也将迎来爆发。

对于二手电商交易的未来,黄炜十分看好,“中国的二手领域一定会产生一家估值或者交易规模在电商领域排名第二的公司。”

王永良给燃财经算了一笔账:一年手机新机销售为近4亿部,往回倒3年,都是有可再利用价值的手机,也就是说至少有10亿部手机在用户手里,这些都是二手手机的存量市场。而手机仅仅是二手市场中的一个品类。

“二手市场的存量比新品市场的存量大”,王永良说,“如果新品3C能支撑京东走完前半程,爱回收和拍拍也能够帮京东走更远。”

在王永良看来,未来会有更多的巨头加入到二手电商行业,传统厂家、零售商、创业公司,产业链各个环节的人都会开始重视,并参与进来。

“二手电商赛道是一个比新品零售更长的赛道,在这场马拉松竞赛中,所有人都刚刚开始。”王永良说。

来源:互联网
本文由物流报(www.56tim.com)平台用户攥写或转载并发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物流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内容仅代表本文作者或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物流报立场。转载需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如内容(包含图片、视频、音频、文字)侵犯到您的权益,请来邮告知,并提供相关证明,经本平台核实后立即删除。E-mail:zhoulh@56tim.com

Favorite收藏 分享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