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正文

物流护城河变为基础设施 京东向何处寻找未来?

投稿人:  浏览: 1,890 次
2个月前 (05-15) 沙发

终点即起点,多事之秋的京东站在了一个新的十字路口处,向何处寻找未来值得深思。5月10日,京东公布2019年一季度,海量数据隐藏着转型的蛛丝马迹,提高效率、完善体验以及降低成本是变革时围绕的核心要素。值得注意的是,京东在技术方面的投入,本季度已达到37亿元,投入成效在商流、物流、信息流上得以体现,股价开始回暖。可见,技术已然是京东加高物流城墙、向服务商挺进的基石,甚至成为刘强东再造一个京东时所仰仗的利器。

用技术赌明天

当企业体量足够庞大成为一艘巨轮时,随时调整船舵以取保航向无误,就是一件刻不容缓的事情。北京商报记者从京东历年的财报数据发现,京东技术研发投入的比重依旧在快速攀升,2017年一季度和2018年一季度,技术研发投入分别为13亿、24亿,占总收入的比重也从去年同期的1.7%提高到了2.4%。到了2019年一季度,该项投入已经高达37亿元,同比增长54%。

如果将京东技术研发投入放到年报中,其增长速度更加不可忽视。2018年,京东用于技术研发上的投入达到了121亿元,同比增幅82.6%。2017年,技术研发上投入从上2016年的45亿元大幅增加到67亿元,增速为49.4%。在京东不断优化结构的过程中,无论是单季度还是全年的技术投入均在大幅增长,京东可谓保持着一副高举高打的姿态。

早在2017年,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刘强东在已经喊出“京东全面向技术转型”的口号,第二个12年将把第一个12年里所有的商业模式全部用技术来进行改造,变成一家纯粹的技术公司。与京东净利润相比,技术研发投入称得上是大手笔的举动,甚至忧郁技术研发成本大幅上升对利润和股价产生了一定的不利影响。

互联网企业过去近20年的争夺中,京东凭借着重资产投入的自营物流体系以及自营电商体,为其在风云诡谲的行业竞争中奠定了初步格局。随着零售变革浪潮再度席卷而来,京东想要稳固现有地位自然不能固步自封,需要在现有基础上搭建新的护城河,于是刘强东将赌注押向了技术。如今,刘强东反复强调京东不是一家电商公司,而是一家用技术来打造供应链服务的公司。

经历资本市场低谷的京东,逐渐回到增长的新轨道上。本季度财报数据显示,以开放物流业务为代表的物流及其他服务收入同比增幅超90%,高于净营收同比增长20.9%的速度。实际上,京东净服务收入达到124亿元,同比增长44%。

护城河变为基础设施

狠心在技术砸下重资的京东,开始在物流效率和供应链效率呈现成效。无论是刘强东深夜“诉苦”京东物流已经连续亏损12年,还是进入2019上半年京东便对物流多轮开刀的举动。京东迫切地向物流索要成效,不再允许持续的物流基础建设投入一直是企业实现整体盈利的“包袱”。

目前,京东物流的成本逐渐被摊薄。财报数据显示,京东履约费用占净收入的比例为6.7%,对比2016年的8.1%、2017年的7.1%、2018年的6.9%,继续保持低位运行。同时,京东物流履约效率在提升,库存周转天数也从去年同期的38.1天降低为36.5天。

京东相关负责人解释称,在物流基础设施规模不变的情况下,外单业务的增长以及智能供应链,提升了物流基础设施利用率和人效,摊薄固定成本,物流履约成本明显下降。据了解,截至2019年3月31日,京东在全国运营超过550个大型仓库,总面积超过1200万平方米,从数量上来说和上一季度相比没有明显扩增。

十年前,当刘强东把融来的大部分钱投入到仓储、物流基础设施建设时,投资人认为这种模式太重,是典型的烧钱行为。刘强东还被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嘲笑为“傻大黑粗”。数年来搭建的基础设施如今已经成为京东向外开放,招揽更多第三方商家甚至是谋求新获利方式的直接工具。当年的护城河已经成了今天的基础设施。

基础建设网络为接入更多的外部订单提供了可能,通过开放,京东物流从服务自身开始服务更多商家,逐渐达到规模效应。京东物流CEO王振辉在电话会议中强调,京东物流将获得更多的订单,让物流的规模不断增加……在之后几个季度,我们还是希望外单毛利继续上升。

实际上,京东物流从对内到对外,成本逐渐走低,与科技创新、无人设备研发应用密不可分。举例来讲,“亚洲一号”作为京东物流的“台柱子”已经在国内投用20个,实现了高密度储存和高速拣货,应用搬运机器人、分拣机器人、抓取机器人、码垛机器人等处理复杂的业务场景。

资本释放向好信息

真金白银的技术投入让京东集团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核心技术研发、以及智能物流等方面收获成效,然而公司发展思路从以电商为主向“零售+科技”转型时,资本市场的动荡随之开始。2018年开始,京东股价持续走低,甚至濒临发行价,市值达到上市以来最低。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解释,彼时,京东在物流与技术的投入大幅上升,此举使净利率承压,盈利能力下滑,投资者自然会变现出不安。“对于京东高调转型,没有人会打保票一定成功。与其高风险转向,或许维持以电商为中心的思路更稳妥。”

当在稳妥与风险之间作出选择时,刘强东和京东显然选择了后者。上述人士坦言,电商是京东的“商流”,是企业有资格向市场谈论“物流”和“资金流”的基础,但电商业务终将会触碰到天花板,找到甚至是制造新出口就成为必然,哪怕短期内不再为资本市场打工。

分拆京东数科、独立物流业务、押注技术,再到如今新成立京东健康,这些短期看不见变化和拿不到收益的事情,或许让资本市场感到不快。然而,当投入开始呈现效果时,资本市场开始意识到京东有些不受控制,新一轮的风波随之爆发。

“对于上市企业来讲,其发展或多或少都会受到资本的控制,骤跌的股价总是不好看。资本市场已经因京东重资搭建物流等待了数年,刚能看见结果时,京东又向一个需要砸更多资金的技术方向转型,前者的质疑可想而知。“另一位投资者认同京东长线布局时也表达了焦虑。

不可否认的是,搭建基础建设期结束后,企业才能谈效率和服务,但搭建过程异常缓慢。过去十多年,中国电商江湖基本形成阿里加京东的双巨头格局,没给后来者赶超的机会。随着互联网进入下半场、微信生态崛起,社交电商的崛起打破了原有的利益格局。电商企业迎来了一个需要重新定义自我的时代,被围住堵截的京东自然压力倍增。当刘强东处于半隐退状态时,股肱之臣开始轮番上阵对外发言,徐雷、陈生强、王振辉等人努力让“再造一个京东”成为现实。

来源:互联网
本文由物流报平台用户攥写或转载并发布,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物流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内容仅代表本文作者或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物流报立场。转载需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如内容(包含图片、视频、音频、文字)侵犯到您的权益,请来邮告知,并提供相关证明,经本平台核实后立即删除。E-mail:zhoulh@56tim.com

Favorite收藏 分享

发表评论